交大党史故事

团结就是力量

交大党史故事

1947年5月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斗争中,包括交大两支宣传队在内的上海各高校爱国学生的被捕,预示着国民党当局镇压学生运动的态势日益显露。为了保存进步力量,避免无谓的牺牲,交大党总支和学生自治会党团分析了校内外形势和学生思想状况后,决心继续执行上级党组织“争取复课,救出同学”的指示,耐心说服积极分子,争取教授和校长一起营救被捕学生。5月25日晚,学生自治会在上院114教室召开系科代表大会,讨论“休止罢课,救出同学”问题。

树欲静而风不止,一场蓄谋的制造事端、趁机殴打抓人事件发生了。正当系科代表大会热烈讨论之际,校园内出现一阵吵嚷,校内特务学生先假装自相打斗,当会议纠察干预时,他们便转而毒打纠察。此时,一位特务学生点燃鞭炮作信号,校外便衣特务和雇来的地痞流氓闻声而来,拆毁学校后门旁的篱笆围墙,钻洞进入校园,手持棒棍朝上院114教室扑去,殴打前来制止的纠察队员。接着,徐家汇警察分局以“维持秩序”为名,派警察进入校内。警察、便衣把114教室团团围住,参加系科代表大会的学生们处于危急之中。学生纠察罗友被打得血流满面,另有几个纠察一边还击,一边退入会场。会场里电灯突然熄灭,学生自治会领导成员周盼吾、周寿昌、胡国定等沉着指挥,几名身强体壮的学生赶快用课桌板凳堵死教室门。徐家汇警察分局局长亲自用消防斧头劈门,也未能得逞。代表们齐声高唱“团结就是力量”,坚决进行抵御。教室门始终未被砸开,双方处于相持之中。特务、流氓就向室内扔掷铺路的石块,有多名代表受到轻伤。

图1  1947年5月25日晚遭军警特务殴打受伤的交大系科代表大会学生,两旁的女同学手持“血不会白流”标语_副本.jpg

1947年5月25日晚遭军警特务殴打受伤的交大系科代表大会学生,两旁的女同学手持“血不会白流”标语

此时,纠察队长裘有安奔到宿舍区,呼唤学生们到上院支援。纠察队员林家铿敲响了大钟告警,急促的钟声把学生们从宿舍中呼唤出来,纷纷向会场奔去。一群群学生高唱着“团结就是力量”,手挽手,肩并肩,将包围教室的军、警、特队伍实行了反包围。在声势浩大、斗志昂扬的学生队伍面前,军警、特务、流氓、地痞等不得不丢下凶器溜走,但也乘夜暗抓走了14名学生。

图2  国民党军警特务冲击系科代表大会时,交大学生高唱《团结就是力量》,对军警特务实施反包围.jpg

国民党军警特务冲击系科代表大会时,交大学生高唱《团结就是力量》,对军警特务实施反包围

愤怒的学生们要求连夜出校游行示威。学生自治会当即召开群众大会,周盼吾、周寿昌说服学生改在次日举行游行,以免在黑夜中遭到反动当局的暗算。学生自治会当即派出代表3人和校长吴保丰一起到徐家汇警察分局进行交涉。凌晨2时左右,14名被捕学生全部释放。

同日,上海市学生抗议五二〇惨案后援会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发动全市50多所大中学校,于26日向市府请愿,要求无条件释放被捕学生。26日晨,交大校门口两边墙上贴出巨幅漫画和大字标语,向广大市民控诉特务暴行。2600余名学生列队集合在校园内准备上街游行。队伍前打着一个横幅:“我们一起坐牢去!”此时,交大、同济、暨南、复旦等上海几所主要大学均已被武装军警封锁。交大校门口及四周被军警包围,一辆红色警备车架着机枪,堵在校门口,露出森森杀机。被激怒的交大学生并没有被吓退,纷纷要求领队的学生自治会主席下令冲出去,一些人还组织起敢死队,准备夺枪开路。

图3  1947年5月26日,武装军警包围交大校园_副本.jpg

1947年5月26日,武装军警包围交大校园

图4  面对政府当局的迫害,交大师生集会校园,高呼“我们一起坐牢去”_副本.jpg

面对政府当局的迫害,交大师生集会校园,高呼“我们一起坐牢去”

在这关键时刻,党总支与学生自治会党团果断决定:为了争取主动和保护学生生命安全,组织同学先在校内游行;要求吴国桢市长来校了解情况,进行谈判,否则学生上街抗议,发生冲突,一切后果由市长负责。26日上午9时许,吴国桢来到学校。学生自治会提出,必须先撤走军警,然后才能谈判。吴国桢只得下令撤走了军警。全校学生就在图书馆前的草坪上席地而坐,开起大会。

学生自治会代表首先要吴国桢到上院114教室观看现场,向吴国桢出示了军警、特务在现场留下的斧、棒等行凶器具。当吴国桢回到图书馆后,两位头缠纱布的受伤学生控诉了特务的暴行。在铁的事实面前,吴不得不表示“遗憾”和“痛心”。

图5  交大学生代表在图书馆与上海市长吴国桢辩论(右边戴眼镜站立发言者为钱存学,中坐手执烟斗者是吴国桢)_副本.jpg


交大学生代表在图书馆与上海市长吴国桢辩论(右边戴眼镜站立发言者为钱存学,中坐手执烟斗者是吴国桢)

谈判在图书馆内进行,馆外的学生大会热火朝天,“团结就是力量”的歌声响彻云霄。在谈判会场内外的配合斗争下,吴国桢不得不接受了学生提出的释放在押学生、严惩凶手、军警不得随意入校等6项要求。学生大会随即通过了休止罢课的决议。当校长吴保丰和市长吴国桢一起出现在图书馆阳台时,学生们纷纷要求将点鞭炮发信号和带头打人的特务学生丁慧凡、皮岫云开除。教授会表示坚决支持。最后,学校当场以“捣乱学校秩序,成绩十分低劣”为由,宣布开除这两人学籍。

图6  吴国桢市长(立者右二)在图书馆阳台与交大师生见面,接受交大师生提出的6项要求_副本.jpg

吴国桢市长(立者右二)在图书馆阳台与交大师生见面,接受交大师生提出的6项要求

当日下午,吴保丰在学生自治会代表陪同下到警备司令部保释被捕学生。由于其他各校被捕学生仍然得不到释放,交大被捕学生拒绝出狱,坚持要和各校学生一起释放。当消息传到学生代表与市长谈判现场时,学生群众无不为被捕学生的义举所感动,并强烈表示支持。吴国桢迫于形势,不得不又签发了释放各校被捕学生的手谕。警备司令部不得不于当晚释放了交大及各校被捕学生。

图7  1947年5月26日交大反内战宣传队员被释回校后部分成员的合影_副本.jpg

1947年5月26日交大反内战宣传队员被释回校后部分成员的合影

来源: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民主堡垒:战斗在交通大学的中共地下党(1925-1949)》,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欧七斤
孙萍(编辑)
档案文博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