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党史故事

火红的五月

交大党史故事

五月,火红的鲜花漫山开遍,这是中国一年中最具有革命历史纪念意义的“红五月”。月初,有宣扬“劳工神圣”的五一国际劳动节,有掀起反帝反封建风暴的五四爱国运动,也有中国人民永远抹不去的伤痛——济南“五三”惨案、“五九”国耻日;月末,又有形成全国规模反帝怒潮的五卅运动。

为了适应新的斗争形势,中共中央于1947年1月决定调整蒋管区地下党组织,成立中共中央上海分局(同年5月改为中央上海局)。4月底,中共中央上海分局对形势进行分析,认为国民党统治区的群众运动,继抗议美军暴行运动之后,群众运动高潮即将到来,号召各级党组织要从生活斗争中实现突破,发动群众进行合法斗争。中共上海学委布置各校抓住各种纪念活动,迎接一个汹涌如潮的学生运动的到来。

交大党总支贯彻上级指示,要求学生自治会和各进步学生社团开展一系列学术报告会、时事座谈会、出纪念壁报和街头宣传等活动,并集中力量举办一场五四文艺晚会,主题是宣扬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传统。晚会前,学生自治会在校内外张贴海报,号召学生:“‘五四’时代的青年是烦闷的,今天的青年又何尝不苦闷?‘五四’青年能够摆脱时代的桎梏,今天的青年又为何不拨开阴霾而怒吼?”引导大学生认真思考国家和青年的前途。

1947年5月4日上午,学生自治会邀请民盟中央常务委员罗隆基来校演讲,拉开了此次活动的序幕。晚上6时半,上海市各校学生代表、交大学生共计1000余人,聚集在交大体育馆,举行“五四”文艺晚会。爱国民主人士田汉、胡子婴、赵景深到会演讲,文艺界人士叶子、钱风、沈扬参加了晚会并表演了朗诵节目。

图1  爱国民主人士田汉、胡子婴、赵景深-2.jpg

爱国民主人士田汉、胡子婴、赵景深

晚会节目大都是学生们自己精心排练的,既有思想性又有艺术性,有交大学生自治会副主席、自治会党团成员周寿昌编导的活报剧《窃国大盗袁世凯》;有女学生会演出的化装朗诵《青年之路》,展示了从王昭君到秋瑾、再到昆明一二一惨案死难者潘琰所走的道路;有山茶社演出的揭露国民党抓壮丁的《农村对唱》、小歌舞《王大娘要和平》以及控诉内战、争取和平的哑剧《和平女神和战神》。上海医学院学生演出了反内战、反特务的歌剧《茶馆小调》。其中有诗歌朗诵,诗歌是中共上海市学委委员吴增亮撰写,由交大党总支副书记俞宗瑞登台朗诵,更引起大家关注。

图2  1947年5月4日交大学生自治会主办的五四纪念晚会节目单-1.jpg

图2  1947年5月4日交大学生自治会主办的五四纪念晚会节目单-2.jpg

1947年5月4日交大学生自治会主办的五四纪念晚会节目单

最后,交大学生的大合唱《五月的鲜花》,以其悲愤激昂、气势磅礴深深感染了在场每一位观众。歌词唱道:

五月的鲜花,开遍了原野,鲜花掩盖着志士的鲜血,为了挽救这垂危的民族,他们曾顽强地抗战不歇。

胜利到了今天,已过了两年,我们天天在痛苦中熬煎,失掉自由更失掉了饭碗,屈辱地忍受那无情的皮鞭。

再也忍不住,这满腔的怒恨,我们期待着这一声怒吼,吼声惊起这不幸的人们,被压迫着一齐挥动拳头。

反内战、反独裁、要民主一直是晚会贯穿的主题。学生演出学生看,格外亲切,从丰富多彩的节目中得到启示。

五四文艺晚会的成功举办,鼓舞了广大青年学子继承五四运动反帝反封建光荣传统,激发他们的爱国热情,更有效地把学生思想集中到反对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统治上来,使一些原本沉湎于“工业救国”的学生在思想上发生了转变,开始走向民主革命的道路。1950届校友、地下党员许锡振后来回忆说:“这次晚会以后,我认识到不能整天埋头书本,做时代的‘逃兵’,要继承‘五四’的革命精神,关心国家民族的命运,投身到爱国民主运动中去。”五四纪念活动,使交大学生反美反蒋斗争的目标更加明确。

图3  1947年5月6日,《交大周刊》关于学生自治会筹办演讲和五四文艺晚会的报道_副本.jpg

1947年5月6日,《交大周刊》关于学生自治会筹办演讲和五四文艺晚会的报道

来源: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民主堡垒:战斗在交通大学的中共地下党(1925-1949)》,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欧七斤
孙萍(编辑)
档案文博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