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要闻

[我的战疫观察]疫情时刻的神兵天降:一位瑞金骨科医生撑起了交大保护伞

“我继续留在交大,帮助学校解决师生的诊疗需求。我2014年交大医学院博士毕业,交大是母校。很开心来这里并能帮助大家。”

本来要回到瑞金医院承担新任务的赵大航医生,在医院与学校的一致决定下,留在了闵行校区继续支援服务。得到消息的上海交大校医院的医生们既高兴,也心疼。高兴的是师生的诊疗和紧急处置有了保障,心疼的是大家都知道赵医生这段时间太累了。3月12日以来,来自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的骨科医生赵大航已经处理了上百例交大师生的紧急情况,此外还承担了大量各门类的医疗诊治。不仅包括骨科诊疗,还有紧急的伤口缝合、到达时限的术后拆线,甚至还有口腔、皮肤以及一些慢性病的处置。这段特殊时期中,赵医生为交大师生的健康撑起了一把大伞。

微信图片_20220324161104_副本.jpg

神兵天降的急诊救援

3月12日,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因疫情防控的需要,开始实施“足不出户”的管控政策。而此时,闵行校区附近的几家医院也都相继遇到因疫情停诊的情况。封闭的校园里,交大师生的一些伤病,特别是需要紧急处置的外伤成了困扰校医院的难题。“伤势处理如果延误,师生的健康就会承担很大的风险;另一方面,越早处置、越早治疗对病人的康复就越有利。但校医院没有外科医生,转院治疗有难度,也会耽误治疗。我们看着也很着急。”校医院夏志娟医生说。而就在这紧急的时刻,赵大航医生来了。

微信图片_20220324161244_副本.jpg

12日上午,赵医生赶到校医院。一进院门,就有台紧急的缝合手术等着他。有位同学割破了右前臂,伤口大约四厘米长,但很深,伤到了皮下。校医院前期已经做了消毒和止血处理,打了破伤风抗毒素,急需专业细致地缝合。在等待转院诊疗的过程中,赵医生的到来让学生立即得到了诊治。不到20分钟,缝合手术完成。术后第二天赵医生又给同学换药,创口打开,缝合线排列整齐,非常清洁,出血量很小,也没有明显的红肿渗出,更没有脓液。缝合结果很完美!

微信图片_20220324161248_副本.jpg

这几天需要缝合处理的还有食堂师傅、物业阿姨,他们都得到了赵医生的精心治疗。说起在交大处理的各种紧急情况,赵医生谦虚的表示:“不算什么。说起来,这些病例的治疗相比在医院的急诊科还是容易一些,强度也还好。只是现在很多封控楼栋的处置,要到处跑。我的车胎已经跑出了问题。这两天是学指委的张碧菱老师义务当我的司机。她在负责收集同学们的诊疗需求。”赵医生还说:“相比医院门急诊遇到的情况,交大的同学们很好沟通,也很配合。这样看起病来也不累。”

跑遍楼栋的上门医生

3月24日,上午10:50。在路边穿好防护服的赵医生,独自走向了封控楼栋。他要去帮一位不小心烫伤的同学处理创面、换药。11:09,他走了出来,找到一个空旷的地方,熟练地脱下防护服,消毒、处理医废。此时的楼栋前,交大的“送饭天团”已经到达。相信一会儿那位受伤的同学就能安心地吃上饭了吧。而赵医生顾不上这些,又上了车,奔向下一个楼栋,那里还有一位手指割伤的同学需要紧急处理伤口。

微信图片_20220324160313_副本.jpg

微信图片_20220324160750_副本.jpg

这一次出诊,他要跑5、6个楼栋。每进出一个楼栋都要把穿脱防护服、消毒、处理医废的流程走一遍。每一步都小心谨慎,每一个动作都规范到位。赵医生说:“虽然每天消耗不少医疗防护物资,但是这件事不能马虎,这关系到全校的防疫工作。另外,校医院人再少,院感问题也是要重视的。”

微信图片_20220324161108_副本.jpg

这十几天,有些楼栋,赵医生可能每天都要去一次。相比紧急处置的“硬核”问题,让赵医生更担心的是那些不容易愈合、反复发作的病例。不过这些“头疼”的病情,在赵医生的精心照料下都很稳定。很多同学也在赞叹他高超的医术。

全天值守的全科大夫

“医院还有两班倒,他在交大几乎就是全天候。”学指委的张碧菱老师说,“同学们的医疗需求会反馈到我这里,我再转给赵医生。经常有晚上、甚至半夜的问诊。发给赵医生,他都会很快给到回复。在封控楼宇中生活了好多天的同学们心里,身体的不适能快速得到医生的回复是最大的定心丸。同学们感到很安心,也特别感激。”

微信图片_20220324160943_副本.jpg

“我是骨科大夫,不过这两天同学们各式各样的病情把我锻炼成了全科大夫。”东区一幢还在封控状态的宿舍楼外,赵医生一边穿着防护服一边说:“不过有些病症,处理还是要非常小心,我也要和校外我的同事商量,会诊。”说完,他走了进去。楼里有位同学腹痛,骨科赵医生要临时做内科赵大夫了。

微信图片_20220324161147_副本.jpg

说起全科大夫的戏称,赵医生还是保持了专业一贯的严谨与科学。“我知道夏医生每天的接诊量也非常巨大。我能多帮一点是一点,不是我专业上的,我就把情况发给我的同事或者别的医院的同学、朋友,让他们一起帮我看看,我再根据情况答复。这些日子的工作确实很考验人,拔除智齿后的口腔拆线等等一些外科操作,上次碰到还是我做实习医生的时候,现在要重新操练,我争取做细做好。虽然有点像全科大夫,但我不是全能大夫。”赵医生谦虚地表示。

说起之前可能离开交大的事,赵医生也表示:“我很愿意继续留在交大帮助老师和同学们,但我也知道医院现在人手也很紧张,所以我一定听从医院的安排。也相信医院会安排好交大这边的需求。”细心负责的赵医生说,:“我已经把后续需要继续治疗的病历情况和药品需清单求都归纳好了,留给校医院的医生们吗,其他医生来了应该也能迅速上手。”

现在,夏医生不仅手握这份清单,赵医生离开的担心也解除了。由赵大航医生和校医院共同撑起的这把大伞,无论阴雨晴天,都将继续保护交大学子的身体安康。


杜欣
杜欣
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