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要闻

[我的战疫观察]观察手记:与子同袍、旌旗招展,韶华出征、与子偕行

今天是4月8日,学校126岁的生日。校园里没有“校庆”的任何气氛,在宣怀大道两侧如期而至的红叶石楠映衬下,略显苦涩。

交大校园“战疫”已经“满月”,硕果累累。可上海的整场“战疫”却陷入了胶着。在交大这条“战壕”中顽强、隐忍、勇敢了一个月后,此时的我们最需要什么?在面对全市数字的凝重与疲惫中,我想起了2500年前的一则战歌:

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与子同袍、同泽、同裳,与子同仇、偕作、偕行!吟诵之间,上溯2500年前秦风壮行,上溯126年前甲午之后诞生的交大救亡图存,到此时交大的“决战时刻”,或许都需要这绵延千年的文脉之中所呼之欲出的“决心”鼓舞! 

01.jpeg

与子同袍。与子同仇!

心中纵有千般美好,病毒却已夺走了春天,它还夺走了属于2022届研究生的毕业典礼,夺走了上海交通大学的建校126周年纪念,夺走了海内外交大校友的返校相聚。断断续续的疫情甚至夺走了很多人三年多本应更加多姿多彩的青春。

仇敌在前,必有勇士。白盔、白袍、白靴的交大守护者们伫立在核酸检测点、穿行于校园之间、值守在校园内外、奋战在医院方舱……他们是医护、工勤,是老师、同窗。他们与子同袍,他们殚精竭虑。

如果你注意观察,就会发现:他们每次穿脱防护服,都充满了庄重的仪式感! 

白袍之上,是“船建本一党支部”的战斗堡垒,是一个党员名字就是一面旗帜的承诺彰显,是“仁济刘亦菲”、“行政楼四美”、“天使小姐姐”的乐观积极,是“交大必胜、交大加油”的呼喊……

02.png

白袍之下,是一个个防寒舒筋的暖宝宝,是一件件汗水沾湿的薄衫,是一具具疲惫不堪的血肉之躯,是一枚枚守护同袍的的赤子之心。

既然白袍加身,势必同仇敌忾!

03.jpeg

刚刚过去的三月,本应有八千多交大人“同袍”校园。霍英东体育中心外熙熙攘攘的本应是同着毕业袍服的有志青年。他们鹏程万里,他们前程似锦!他们将带着“选择交大,就选择了责任”的嘱托,开启“饮水思源、爱国荣校”的漫漫征程,等待收获“交大以我为荣”的荣耀。可疫情,让这些暂停,也不知道是否还能一起庄重地给自己的这段人生“拨穗”致敬。

04.jpeg

他们有些已就职关键领域、重点行业、基层单位,但仍身处校园的他们没有让这段时间成为空白,学习、科研就如这些年的奋斗,不曾停歇。他们有些还在追逐自己的梦想,可这边刚刚结束线上求职面试,那边就奔赴校园“战疫”的志愿岗位。他们中有人说:“我们是第一届毕业了还能在学校过交大生日的学生。”“在这样的气氛下,就在校园里看着‘Jaccount’身份从学生变成校友,终身难忘。”也有人说:“我得打完这场仗再走!这是一场特殊的毕业典礼,更是一次永生难忘的‘成人礼’。” 

虽不能此刻“同袍”共庆,但是交大的2022届研究生毕业生们脚踏实地的共同呼喊:与子同泽。与子偕作!

05.jpeg

每年的4月8日校庆日,也是校友返校日。而今年,就算在云端,大家也无法相会,着实有些遗憾。但校友们的相会却以另一种形式在交大校园里呈现,那就是一件件抗疫物资、一车车水果蔬菜、一笔笔捐资善款。当“饮水思源”以如此直白的方式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发现,“泪目”也变得如此“轻而易举”。

各校校训中多是个人修身、修德的谆谆教诲,在培育栋梁之才的象牙塔中,这恰如其分。而交大却总有一种“卓然不群”,“饮水思源”似乎一直在向我们传递着一种“人与人”的连接,这种“连接”在休戚与共的危难关头自然会以这种最为质朴的方式流淌出来,不需要修饰、不需要包装,就直抵人心,击中每个交大人的灵魂。

“饮水思源”这件交大独有的战衣,从不在身外,一直披在我们所有校友心上。在全国、全世界,灿若群星的交大校友们,我相信我们的母校一直会:与子同裳。与子偕行!

这是因为:岂曰无衣?交大同袍!

很多战争电影里经常有这样一个情节:指挥员与战士们核对作战时间,口中的台词是:拂晓时分发起总攻!

相信这场“战疫”也会如此,挥斥方遒之间,打着打着天就亮了!

06.jpeg

杜欣
杜欣 周思未
校园映画
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