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要闻

[我的战疫观察]“菱”丹妙药:她不是药神,却把上万份药品送到交大学子手中

她不是医生,但是交大学子每天近百项医疗需求都需要通过她这个枢纽传递出去,反馈回来。

她不是药剂师,但是最多时,每天几十多幢“封控”宿舍楼的各类药品需求,都需要她送上门去。

她不是药神,但被亲切的称为“菱”丹妙药。上万份药品,近七百名病患在这几十天的时间里,受她照顾与关心。

01.jpeg

她就是上海交通大学学生工作指导委员会的教师张碧菱。近一个月的时间内,张碧菱带领辅导员赵皓东、安向昕同学组成的医疗联络小组为封控楼栋无法自行就医的同学和驻楼老师、楼管阿姨提供服务。一万多份药品,近七百多人的医疗服务联络,让她从此有了“菱”丹妙药的美称。

临时“预检台”锻炼出的“萌新药神”

深夜,张碧菱在信息系统后台查看着同学们的医疗需求,即使过了午夜,时不时还会有新的需要跳出来。“过敏、胃病、挫伤、干眼症这些平时看上去不太起眼的‘小毛小病’封控时期也会因为处理不当或者处置不及时带来很大的健康隐患,还有糖尿病、高血压等等很多慢性病和基础病在封控期间对药品的保障就需求很大”上手不到一个月的张老师,此时的表达已经很像一位专业医务工作者了。

02.jpeg

学校因疫情闭环管理,特别是“足不出户”的措施实施以来,学生们的医疗需求的满足成为了学校“战疫”非常重要的一环。医疗需求是非常个性化的,但非常时期,集中管理的效率最高,于是张碧菱带领的医疗联络小组就承担起了搭建学生个性化需求与校医院、瑞金医院等机构医疗服务桥梁的责任。这个小组不仅充当了医院“预检台”,还把“药房”到同学手中的最后一公里全部承担了下来。张碧菱带着两位辅导员借助手机问卷系统建成“医疗联络系统”,同学可以通过这个系统,在楼长的帮助下将信息上报。联络小组通过梳理和汇总再转给校医院或联系其他医疗机构。一个月下来,这套流程几经优化,很好的满足的同学们的需求。而系统无法满足的需求,张碧菱老师就靠自己的人工补上。

“有些半夜的需求,无法等到问诊开药,就要马上联系校医院的医生或瑞金医院的驻校医生看急诊,有些同学还需要马上联系外面的医院做转院诊疗。疫情期间,这些处理起来很不容易,但也都是常态。”说着,张老师就接起了一通医疗咨询的电话,此时已近午夜时分。

03.jpeg

早上8:30统计截止,梳理好的需求由张碧菱转给校医院的医生诊断、处置、开药。“校医院的有的话,还挺方便的,可是总有一些药没有,就需要联系闵行区或者瑞金医院。有些药品是通过瑞金远程系统开具的,也需要我们保存好同学们的线上处方来开药。处方药的处理更要慎之又慎。”一个月下来,每天都要进行问诊开药环节和流程张老师已经熟稔于心。如果哪里暂时都没有这种药,张老师也需要把医生开具的替代药仔细记下,必要的时候还要向同学们解释说明。盐酸西替利嗪片、要咪康唑氯倍他索乳膏、盐酸二甲双胍片、铝碳酸镁咀嚼片……看着手中这些药品的名称,张老师说:“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多药名,很多药品名字甚至不能认识每个字。有些药还有些俗称和简化名,只有非常熟悉才能核对准,还要了解用途和基本的用法,也才能和同学与医生交流清楚。这个月真是做了一次超强培训与科普。”

04.jpeg

校内1000公里送药里程达成“菱”丹妙药成就

下午3:30的在校医院,张碧菱从医生手中接过一大包药品,打开汽车后备箱,开始逐一分药。她仔细对照表格上的药名和同学信息,在每盒药品上都标注好同学的名字,再把同一个楼栋的放在一个塑料袋中,再在袋子上标注好地址。整个过程安静利落。“这样一份是一个楼栋的,楼长拿到后,再根据清单和药盒上的标注分发给需要的同学。少的时候十几份,多的时候六七十份药。多的时候要分一个小时左右,都一样要在当天送到。”分好药的张碧菱驾车驶向一幢幢等待药品的学生楼栋。

05.jpeg

06.jpeg

07.jpeg

现在,100多幢宿舍楼的位置张碧菱都了然于心,线路规划也得心应手,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她也还是经常迷路。不仅如此,学校疫情防控最严峻的时候也是她送药最累的时候,不仅楼栋去的多,去每个楼栋都要穿脱一次防护服。“一天跑下来常常感到虚脱,人是粘在防护服上的,脱了以后,人又是飘在车里的。”

不仅送药,各类疫苗的入校接种与破伤风针等药品的上门施打,张老师也需要配合闵行区的相关医务人员完成。“有些疫苗需要数针才能完整接种。疫情前已经开始施打的同学,现在到时限必须马上继续接种,不然前面就都作废了,对同学们的健康危害很大。一些急症需要施打的,如破伤风等也都是需要马上联系处置,一刻都不能耽误。这些事情真的都特别着急”一边说起这些,一边发动汽车的张老师的口气急切而严肃。这辆私车是“萌新药神”张碧菱这个月跑遍100多幢宿舍楼的“神器”与“战友”,只是已经有相当于1000公里里程的汽油被消耗殆尽。

08.png

09.jpeg

而有机会体会过这项任务的人肯定印象深刻。“因为那天张老师送药的同时,闵行区还有一项入校疫苗接种的事情需要处理,我就临时负责了疫苗接种这边的工作,十几个楼栋跑下来我都觉得疲惫得很,那一刻我很难想象张老师那小小的身体,每天几十个楼栋送药,是怎么坚持下来的。”负责协助校区学生各类医疗服务的龚强老师不无感慨地说,“同学们拿到药,安心的同时也很感动。有知道老师名字的同学就送上了‘菱丹妙药’的昵称,我觉得特别贴切。”

10.jpeg

这些天,经过不懈努力,随着学校“封控楼栋”的减少,有些同学可以自行前往校医院看病取药,张老师的工作看似轻松了一些,但是新出现的内容又一次给她加上了砝码。“最近学校疫情防控形势好转,但是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压力很大。瑞金和校医院都没有的药,同学们需要线上购买,但是为了保证进校药品的安全,我们还是利用这个体系统一收集同学们的购买信息,集中下单,集中收取药品快递,经过专业消杀再交到同学们的手中,把‘安全+健康’这条防线筑得更牢。”说着张碧菱又大步流星地赶向另一个需要药品的楼栋,继续着同学们口中“菱丹”妙药的传奇。

杜欣
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