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要闻

[战疫进行时]突破重重困难,附属瑞金医院疫情期间再次完成心脏移植

“我已经没有妈妈了,不能再失去爸爸,你们一定要救救他!”李先生的女儿哭着说。李先生今年50多岁,因为扩张性心肌病多年来饱受痛苦,药物治疗、心脏同步化治疗一路下来都效果不佳。

2022年3月16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心外科接到通知,一位危重的心衰患者正从外地赶到上海——疫情期间还来沪求医的,病情都特别危重。

“我们一定全力以赴,争取帮他做心脏移植!”赵强副院长斩钉截铁。从此刻开始,赵强教授的心衰综合治疗团队,乃至整个瑞金医院都开始为这个患者开足马力。

其实,李先生的心衰到了终末期,已经出现了心源性休克、肾功能衰竭、肺部感染,命悬一线。上血透,上ECMO,一定要帮他先稳住生命体征,才有下一步治疗的机会。

心外科重症监护的重病人很多,5台ECMO正在同时运转,这在国内非常少见。瑞金医院调集全院各学科的力量提供保障,每个学科负责一个器官,努力把器官功能调整到合格,为移植打好基础。

但是,ECMO一般使用期限只有2周。也就是说,2周内如果没有供体,李先生的生命很可能会结束。

众所周知,心脏移植环环相扣,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拼速度,在抗击疫情的这个特殊时期,想做心脏移植有重重困难:心脏离体后热缺血时间通常不能超过6小时,如何兼顾安全和速度?上海疫情下我们怎么出沪?目的地有疫情没有交通怎么办?万一航班出现大面积取消怎么办?上海现在救护车资源紧张,怎么保证速度?这似乎是一条走不通的路。但是救命的路,哪怕再崎岖都不能放弃。

赵强教授团队根据患者病情,第一时间在国家器官分配等待系统(CORTS)中为李先生进行心脏移植等待登记,患者当时的病情符合等待心脏移植的紧急状态。根据国家相关规定,患者在这一状态下,可以优先获得器官分配的资格。

经过近半个月的等待,终于幸运的等到了匹配的心脏。基于现有疫情的精准防控,与急危重患者的救治原则,医院又和相关部门多次协调,反复确定获取时间。

“我们一定要仔细考虑每个细节,要确保万无一失。”心力衰竭外科主任周密主任再三强调,考虑航班有可能变动,医疗小组提前订了火车、飞机各种去程方案,最后提前乘火车出发。没想到第二天的航班真的全部取消! 医院和航空部门又反复报备协调,回程时仅有这班回沪的航班运行。

上海急救中心也克服各种困难,为这颗宝贵的心脏特地准备了一辆120,以最快的速度从机场送到瑞金医院。

医院大门口,护理督导康磊已经等候在大门口,第一时间为大家测核酸,汪昊喆、李赵龙医生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将心脏送到了手术室。

与此同时,麻醉科在接到通知后,迅速抽调精兵强将,放弃休息时间,坚守在手术室里,在患者入室前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

李先生心功能极差,处于ECMO辅助状态,同时合并有肝、肾、肺等多脏器功能障碍,麻醉风险极高。麻醉科张富军主任团队迅速反应,精细操作,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患者转移、麻醉诱导及动静脉穿刺,与外科团队通力合作,尽最大可能减少供心的缺血缺氧时间。

赵强教授的外科团队精细操作,张富军主任的麻醉团队和手术室的护理团队全力配合,无缝链接,这颗心脏在2022年3月27日下午17:00放入李先生体内,17:31分,心脏开始恢复跳动!

01.jpg

整个手术历时4小时,目前李先生成功脱离体外循环,撤除ECMO辅助设备,在心外监护室康复。

“我的心中充满希望。”李先生的女儿热泪盈眶。为了表示对捐赠者的衷心感谢,和对瑞金医院医疗团队的致敬,她决定将爱心传递下去,主动进行器官捐献登记,成为一名光荣器官捐献志愿者。

这例心脏移植在疫情期间得以顺利完成,背后是全国多行业、全上海、全瑞金人在复杂疫情中显示的责任与担当,展示的是大家保护人民生命健康的决心和能力。

朱凡、徐旖炜
瑞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