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要闻

愿得此身长报国 白首不忘思源情

编者按:敬老爱老,关心老校友近况,一直是交大校友会开展工作的优良传统。2020年11月上旬,借北京出差之机,校友会老师专程前往北京城东河北燕郊镇的金色年华健康养护中心,看望在此居住的马家騄、邢幼青、周熒、钱皋韵等校友,送上母校问候,并以访谈形式,记录了校友和母校和校友年度捐赠的感人故事。

有这样一批老人,他们年少时意气风发,以天之骄子的身份考入当时所有中国知识分子向往的学府——交通大学,并在这里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求学时光。而后,他们迎来了全国解放、百废待兴的大潮,在时代的洪流中成长为新中国建设的中流砥柱,为祖国的繁荣发展奉献了毕生的精力,可谓是民族复兴和交大校史发展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在晚年,他们依然心系母校发展,长期参加“思源校友年度捐赠”,为交大育人工作添砖加瓦,续写着与交大的一世情缘。

追忆往事波澜壮阔  一片赤诚反哺母校

马家騄是1949届工业管理工程系校友,作为与史霄雯、穆汉祥两位烈士的同届同学,历经汪伪政府、日据时代、国共内战,在学生运动中逐渐树立了拥护中国共产党推翻三座大山的信仰,最终成长为新中国第一批建设者。新中国成立后,他主动请缨北上,扎根东北工业建设,为国家经济复苏和工业崛起做出了重要贡献。

“地处徐家汇的交大是当时全上海学生运动的中心,是我毕生以来常常魂牵梦萦的地方!百年校庆的时候我们全国各地的同学都回来了,聚在史霄雯、穆汉祥烈士的墓前,追忆往昔,感慨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对于交大给予自己的成长和指引,马家騄一直心怀感恩。退休后,他长居北京,长年关注和支持母校上海交通大学的发展,从年度捐赠项目2004年正式设立开始就坚持每年参与,截至2020年底共参与捐赠近20次;2020年7月,马学长一次性向交大捐赠人民币20万元,注入“校友爱心助学金”资助贫困生。马学长说,自己的人生信仰是“说真话、做真人、做实实在在的工作。”“我们读书的时候,号称北清华南交大,母校和人民培养了我,学校的校训是‘饮水思源,爱国荣校’,我在负担自己的养老生活尚有余力的情况下,愿意参与捐赠,给学校办学事业出一份力。”最朴素的语言,表达出的是一位九旬老人对母校、对祖国一片赤诚之心。

01.jpg

马家騄学长向校友会老师展示收到的交大校报

02.jpg

校友会老师在养老机构与马家騄学长合影留念

交大夫妻投身革命  饮水思源齐头并进

1949届航空工程系校友邢幼青和1951届化学系校友周熒夫妇的故事同样具有传奇色彩,他们参加过“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学生运动和一系列的抗议请愿活动,并受到了国民党白色恐怖的迫害,上过通缉令,蹲过大牢(“坐牢算什么,我们不害怕。放出去,还要干!天快亮,正黑暗,路难行,坐牢是常事情,常事情!坐牢算什么,我们不害怕,放出去,还要干!”邢幼青按照歌曲《跌倒算什么》,改编成《坐牢算什么》的战歌。—— 摘自上海交通大学校史网 ),在党组织的保护下安全撤退,辗转过安徽和甘肃的解放区,最后定居在北京。解放后夫妻二人被分配到发改委工作,因为战争而中断学业的周学姐在中国人民大学继续读书,攻读完了硕士学位。

03.jpg

邢幼青、周熒校友夫妇近照

和马家騄校友、邢幼青校友夫妇住在同一家养老机构的,还有一对交大校友夫妻——1950届纺织工程系校友黄福祥和1950届工业管理系校友徐旃玲。两人结缘于解放前的学生运动,在黄学长的影响下徐学姐也加入了中共地下党。黄福祥夫妇和邢幼青夫妇是故交,他们既是同学、又是从小一同长大的同乡,在学生运动中一起闹过革命、蹲过大牢,一起入党,解放后又相逢在北京,成为了一生的挚友;晚年时光,他们每年相约支持母校“思源年度捐赠”,还订阅校友会会刊《思源》杂志和《上海交大报》(校友月末版),每个月能够从校友会得到母校最新的消息,是他们生活中的一大企盼。

科研之路始于交大   爱国荣校奉献终身

1950届物理系校友,核燃料工程、同位素分离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钱皋韵院士致力于民族自强,为我国核工业的发展奉献终身。在早年接受母校访问时,钱学长曾说,“我报考交大的物理系,缘于少年时期的个人经历与兴趣。上中学时,与班上两位爱好无线电的同学结为好友,经常在一起学装无线电,研究高压电的放电现象等,培养了我对物理与实验的极大兴趣。直到进入交大物理系,我才得以在名师大家的点拨与指导之下,为自己所深爱的实验物理学打下坚实基础。”已经93岁的钱学长耳聪目明,电脑、手机和网络都使用非常熟练,丝毫不输年轻人,尽显交大“理工男”的风采。

04.jpg

钱皋韵院士和同为交大校友的夫人杨念如近照

钱皋韵学长的夫人杨念如是交大1951届数学系校友,当年也是交大进步学生的一员,和黄旭华、徐旃玲等同窗好友一同活跃在党的外围组织“山茶社”(山茶社是以歌舞为主的文艺社团,后来演变成了‘交通大学北京解放战争期间校友联谊会’,成为了交大学生和校友运动团体的中坚和“民主堡垒”),与敌人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周旋和斗争,积极参与了护厂护校等多项工作,做出了出色贡献,共同迎来了上海的解放。

5.jpg

1949年交大上院草坪上的同学合影 右二右一是钱皋韵、杨念如

两位老人同样也参与了母校“思源校友年度捐赠”。他们向校友会老师展示了精心保存的1945-1951届在京校友通讯录,上面的名字熟悉而亲切——其中有许多每年坚持参与年度捐赠项目,默默地为母校发展添砖加瓦的老校友。这些年过九旬的老人们,在革命的暴风雨中蜕变,和新中国一起成长为栋梁之才,半世身居北京,江南乡音未改。已近期颐之年的他们难忘母校的培育之恩,在生命的余光中殷切地关注着她,支持着她,为她的每一点发展变化而由衷地欣喜。

还有许许多多像这样长年关注和支持着母校发展的校友,感人至深的故事常在我们身边发生,不胜枚举。

1946届电机系校友张良起:在自动控制领域贡献卓著,成就斐然,并始终关心母校的发展,毕业后多次回到母校,与青年学子交流。他生前希望将毕生所有捐赠给母校,设立博士生奖学金,助力学生成长。张良起学长过世后,夫人刘杜珍始终把张学长的遗愿放在心中,并与学校对接完成他的心愿。

1952届机械工程专业校友张松寿:临终前委托夫人黄韫玉女士(医学院校友)完成其对母校饮水思源的遗愿。黄学姐遵其遗嘱,亲自前往盛宅·校友之家捐赠1万元现金,并留言:祝母校早日创建世界一流的大学,为祖国培养更多的精英。——妻子黄韫玉代张松寿尽爱校之心愿。此后黄学姐每年都秉承饮水思源的理念,以张老先生的名义为母校捐款。

1953届电工器材专业校友杨德生:每年坚持亲自来校捐赠,一大早从浦东辗转来到闵行交大,在办公室开门之前就早早等在了门口,一定要把捐赠亲自交到校友会老师手中才放心。

1955届电力工程专业校友茅中行:每年坚持亲自来校捐赠,自年度捐赠项目启动十余年来不曾间断。在疫情防控期间,老人不愿意给母校添麻烦,与校友会老师在校门口办理捐赠事宜后便匆匆离开。

1962届车辆制造专业校友周以仁:捐资230万元人民币,以其伯父周志宏院士及其夫人凌其敏学长名义共同设立“思源·冠名教席基金”,用于支持学校公共基础课建设。

1965届船舶制造专业校友吴永昌:夫妻两人都毕业于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妻子去世后,学长计划将他们夫妻二人毕生积攒的退休金大约100万元捐赠母校,在125周年校庆来临之际设立师生奖助学金。

1977届机制工艺及设备专业校友熊炳根:长住江西九江,多年来坚持参加年度捐赠,支援学校建设与发展。今年因病身体抱恙,但依然挂念着母校,托同学转达了给母校的捐赠和问候,校友会得知消息后,也通过电话向熊学长送上了母校的慰问。

热心校友林灵益(化名):80高龄,亲自来到校友会闵行办公室捐赠,坚持不愿以真实真名捐赠,连水都没有喝一口,留下2200元捐赠款后便匆匆离去。

……

因为空间的距离,校友们无法经常返回母校,相聚的时光显得尤为可贵。这些老校友与交大、与“校友年度捐赠”的故事所折射出的是众多老一辈交大人跌宕起伏的人生历程,和助力母校、再创辉煌的殷殷企盼,交大精神中所包含的“饮水思源”的高尚品格与精神气度,润物细无声地滋养了他们的一生。涓涓细流汇聚成海,哪怕山高水远,也要永远将母校的光荣记挂在心怀。

况璐
况璐
校友总会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