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 上海交通大学新闻网 > 高教视点 > 正文
哈佛耶鲁公开课缘何走红?
[发布时间]: 2011年01月23日
[推荐新闻]     [我要纠错] 字号:[ ]
[责任编辑]: 郑茂

  由“逃课”到“淘课”:哈佛耶鲁公开课缘何走红?

  姚源:感谢各位观众收看今天的《第一观察》节目。我是主持人姚源。

  连冰玉:我是主持人连冰玉。

  姚源:冰玉啊,本期节目开始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逃过课吗?

  连冰玉:开什么玩笑……我可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学生眼里的好楷模。不过,在我漫长的求学生涯中,课还是逃过的,而且不止一两节。

  姚源:嗯,如果是下面这位老师来讲课,我担保你不会逃。

  连冰玉:我知道了,这就是风靡中国高校学生、白领阶层趋之若鹜的哈佛耶鲁公开课。

  姚源:没错。目前啊,耶鲁、哈佛、剑桥、牛津等欧美主流高校的公开课免费传播俨然成了一种时尚,分门别类的讲座录像、教学大纲、课堂笔记就这样大方地摆在各校的官网上,任人分享。

  连冰玉:如果我的授课老师来自这些世界一流名校,我当然不会逃课,即使是后半夜来讲,我也会不吃晚饭就先过去占座去。

  姚源:这种“网络购学”模式也被称为“淘课”,不过啊,这个“淘”是淘宝的淘,不是逃跑的逃。

  连冰玉:嗯,那我就继续“淘”下去。

  姚源:这种“网络淘课”模式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风靡全球,其实没别的原因,就一句话——人家的教授确实讲得好!

  连冰玉:我相信,如果现在做一项测试,让大学生们评选自己心中的最酷教授,大概不是课堂上朝朝暮暮见到的教授。也许会是耶鲁大学讲《哲学:死亡》这位总是穿着牛仔裤、帆布鞋,盘腿坐在讲桌上手舞足蹈地大谈生命和死亡本质的老头Shelly Kagan。

  姚源:我看了一些哈佛、耶鲁、麻省理工大学的公开课之后才明白,原来,传说中的“人文精神”确有其事,人文学科也能表述得这么性感。教育者传授的不单是知识,还有道德、审美、智慧,以及伦理。

  连冰玉:这些教授确实魅力无穷。今年3月份,复旦大学邀请哈佛大学的人文艺术与科学院院士迈克尔·桑德尔来讲述《什么是正义》,结果据到场的学生讲,“场面从来没有这么火爆过”,能挤进讲堂站着旁听的同学已经是极其幸运的了,散场之后,在门口买Sandel授课讲义的人挤成了一堆,抢到最后一本讲义的学生乐得跳起来。

  姚源:这位Sandel教授早在1982年就因批判罗尔斯的正义论而在学术上扬名了,他在哈佛教授的那门课程《公正:该如何做是好》算得上是网课的里程碑。每周有超过1000位学生坐在哈佛的大礼堂里听Sandel布道,师生在一起谈论亚里士多德、康德、密尔、洛克,一起评判性地思考关于公正、平等、民主与公民的权利。

  连冰玉:对于那些求知欲很强的人而言,这些各路名校的网络公开课,如同一个挤满了山珍海味的菜单,这可不是随便在哪花上一点钱就可买到的心灵鸡汤。

  姚源:有网友为此感言:“要争取大多数人的同意,精英就要把自己的观点和理由解释清楚,这样的社会才是思辨和成熟的。相反,把民众排除在外,就必然会愚民。长此以往,两种模式表现出的智识差距就会判若云泥。

  连冰玉: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说,哈佛等把教材课程公开,是基于他们认为教学的成果应该是全社会共享的,所以乐意有更多的人看到;而敢这样公开课程,也是出于他们有很大的自信心,认为自己的教材、课程很好,他们才敢这样做。

  姚源:没错,把课程放到网上,也是对学术的一种监督。

  连冰玉:哈佛、耶鲁之所以能成为名校,当然是因为人家很有钱,也有良好的声誉积淀,所以能雇到最好的教授,招到一流的学生。同时,也因为他们蕴含了丰富的博雅精神。这点,从哈佛的“核心课程”上最能集中体现。

  姚源:所谓“核心课程”,就是开放给本科生的基础课,学生们从中挑选几门作为必修课。对此,哈佛的开宗明义声称,核心课程是为了让学生们既见树木,又见森林。

  连冰玉:媒体人士贺某毕业于北大中文系,他自称是咽着口水看完了耶鲁公开课的课程表,过去多少还有点名校的自豪感瞬间变得不堪一击。他悲凉地声称,“我已经不敢把我读的学校叫做大学了。”

  由“鸣校”到“名校” 揭开国内高校的面子工程

  姚源: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国内高校的情况。其实呢,北大曾经还是足以让人自豪的。在陈平原《老北大的故事》中,附载了《民国二十三年度国立北京大学一览》,在1934年北京大学中文系开设的课表上,教师阵容同样豪华得令人目眩神迷,梁实秋、周作人、钱穆等大师的名字也频现于课程表上。

  连冰玉:不知道现在的清华北大,能给那些沉溺于象牙塔里学子们带来多少惊喜。有好事者曾在网上检索出《2007年北大中文系上半年本科生课程表》,整理出必修课寥寥十几门。对比完了新旧两个时代的课程表,网友们纷纷感慨“那时的大师还是上课的”。

  姚源:大学本该熏陶的是一种人文精神。不过,国人重视各种排行榜,国内的名校经常会为自己究竟是不是一流名校争得脸红脖子粗。在我们这里很被看重的全美大学排行榜中,却没有一个美国大学校长会把它们当回事。都是所谓的名校,不过,一个是争鸣的“鸣”,另一个却是名副其实的“名”。

  连冰玉:嗯,哈佛是悠久的人文传统,斯坦福是地道的美式实用主义,普林斯顿以理论研究著称,麻省理工以科技领先自豪。各有各的属性,风格千姿百态,也从而适应了市场的不同需求。

  姚源:相比之下,国内各个高校的理念看似高度统一—大跃进式地堆砌着大学城、跻身各大排行榜前端已成为各校领导乃至各地政府炫耀其政绩的“面子工程”。

  连冰玉:如果有关教学的任何事情都是量化评估的,那么教学的重要性就体现不出来了。我们的评价体制过多地强调发表论文,强调科研成果,强调经费,老师的讲课讲得好不好,反而并不重要。

  姚源:所以说,我们这儿的所谓名教授不一定课讲得好,因为这个“名”是他做研究有名或者他社会地位高,比如,他当了职位很高的官,那么他就变得在媒体上很有名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学问就有多高,讲课跟媒体上有名根本就是两码事。

  连冰玉:如果教师的心思根本不在教学上,而把精力花在立项、申请经费、提职称上,为此,他们就要去寻求多发表一些论文,争取成果奖多一些,为此他们就要去做很多社交工作、做很多研究以外的工作,他们的心思就不在如何把这个课程教好或者把效果教到最好上了。

  姚源:现在我们的高校除了教育的逻辑,还流淌着官场的逻辑。比如说,副部级的校长、正厅级的院长。

  连冰玉:其实,无论是学术腐败、学风不端,真正的弊端在于权力对学校的干预。权力比金钱更加容易腐蚀大学。光是金钱,大学还不至于这样,大学经费增加,老师稍微有点骨气,还能抵挡得住。但是权力和金钱一旦结合,老师们往往就会束手就擒了。

  姚源:千言万语化为一句话,大学本该是一个追求“自由精神、独立思想”的地方,但是现在我们的很多大学实际上已经官僚化了、行政化了。往往是谁的官大谁说了算,如果都是照官大的人的主意来办学,那么很多创新的思想都不会有成长的土壤,也必将逐渐失去生命力。

  连冰玉:好的,感谢各位观众收看本期的《第一观察》节目,明天我们将和各位一起谈谈由“25万年薪“白领”与20万年薪“红领”引发的社会话题。期待您的收看。

  姚源:第一时间,热点观察,我们明天见。

转自:光明网

原文链接:http://v.gmw.cn/2010-12/15/content_1467746.htm

[作者]:  
[摄影]:
[供稿单位]:
[阅读]: 人次 [推荐新闻]         [我要纠错]         [关闭窗口]
[推荐]: 人次
更多相关新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高级搜索
更多. . .
投稿须知 | 联系我们
沪ICP备020861  上海交通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新闻网编辑部维护